原创从险遭放弃到重回巅峰再到低调落幕 失意的兰州何时止衰?

兰州在河西走廊的位置 来源:纪录片《河西走廊》

宋哲宗时,西夏屡次进攻兰州而不得,但宋军也因此付出极大代价。此时,以苏辙、司马光为代表的顶流意见领袖提出主动弃守。动议一出,立刻遭到实战派官员的反对。众所周知,以土地换和平是宋朝的基本操作了,但这次皇帝选择了坚守。

虽然最后还是没守住,但至少没有主动放弃。

……

兰州制造局旧照

“一五”“二五”期间,陇海、兰新、包兰、兰青四大干线铁路在兰州交汇,兰州再次成为现代交通中心。与此同时,国家将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中的6项布局在兰州。

[1]兰州统计年鉴2019

[9] 兰州印象:一座“民谣气质”的城市|中国新闻网-甘肃

新中国成立后,出于战备和国防的需要,西北成为国家建设的重点,兰州自然又迎来了好时机。

原标题:从险遭放弃到重回巅峰再到低调落幕 失意的兰州何时止衰?

全国最知名的兰州民谣乐队野孩子成立于1995年,彼时正是兰州的摇滚乐时代。其成员之一张玮玮最初违背父愿,混的是摇滚圈。另外一只以民谣著称的低苦艾乐队却坚称自己是“民谣摇滚”,还成了民谣摇滚开山乐队之一。

可仔细看就会发现,兰州具有优势的第三产业多为商贸流通、餐饮服务业等低档次的部分,真正能推动城市中心职能升级的现代服务业明显发展不足。并且,2008年到2012年,兰州的第三产业比重下降至50%以下。

此言不虚,如今民谣化的兰州曾经是一座摇滚重金属之城。

短命的统一王朝西晋灭亡后,中国进入最混乱的时代。十六国时期,前赵、后赵、前凉、前秦、后秦、西秦、后凉、南凉、北凉,相互争夺金城,为占领黄河渡口,西征东伐,扩大势力,并吞敌国,以问鼎中原。西秦甚至一度建都金城,但西秦统治者好战,古金城郡治终毁于战火。

可有意思的是,“兰州拉面”招牌的大火要归功于青海人的苦心经营,而大量兰州当地的“牛肉面原教旨主义者”却极力与之撇清关系以示正宗,甚至不惜发起网络骂战。

[6]西南崛起西北也要跟上 兰州如何重回当年高光时刻?|第一财经

[3]国家与边缘_近代兰州城市发展研究(1872-1949)|邵彦涛

[4]铁路与兰州城市的腾飞(1952-1959)|司贵云

“一五”期间,兰州工业企业从解放初的16个增加到126个。1957年工业总产值达2.17亿元,是解放前的19倍,工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36.2%。1963年到1965年,地区GDP年均增长22.79%,兰州迅速成为全国著名的现代工业城市。

从城市首位度来讲,从2008年到2018年,兰州GDP占全省比重提升了7.17个百分点,但仍不及西部的银川、西宁、成都、拉萨、西安。从三大产业贡献度来讲,从2001年开始兰州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开始过半。

文/搜狐城市 陈亚辉

除了对外交通,兰州的市内交通发展也相当滞后。拿地铁来讲,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修建地铁的兰州,直到去年下半年地铁一号线才正式开通运营。

[5]清至民国时期兰州城市发展与地域影响|牛晓燕

但是,当秦朝崩溃,天下大乱之时,匈奴又回来了,兰州再次易手。之后,武力值爆棚的匈奴不仅抢钱掠地,还以各种方式对新建立的中原王朝百般羞辱。于是,在经历了五代统治者的忍辱负重和财富积累后,刘彻决定主动出击,最终以数次闪电战击溃对手,“逐匈奴于漠北”。

[10] 两汉时期: 兰州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开发|中国甘肃网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印钞机一般的西北咽喉却险被后世朝廷主动放弃,这是为什么呢?

即使是在统一的中原王朝建立后,兰州也会经常受到不安分的西北少数民族的征伐。唐安史之乱时期,吐蕃趁虚而入,占领兰州;宋徽宗时女真金占领兰州,与西夏隔河争斗;有明一朝,残元势力鞑靼铁骑不断南下抢掠对兰州造成威胁。

汉武帝时期,在经过100多年的频繁冲突之后,汉匈战争以匈奴的完败告终。虽然耗费甚巨,但统一强盛的中央王朝的建立还是让汉朝成为武功鼎盛的标志。刘彻从此封神,成为许多中国人心中雄才大略的皇帝标杆。

兰州的位置 地图来源:Google earth 地图编辑:搜狐城市

西北重镇的低调落幕

事实上,汉匈战争后的建制划定并非兰州首次纳入中原版图,让我们把时间前推几百年,从匈奴和中原政权更早的互动开始说起。

1986年,纪念国际和平年音乐会上,崔健的一首《一无所有》给中国摇滚乐竖起了一杆大旗,从此国内刮起了一阵摇滚风,兰州同样也感受到了这股旋风。1990年1月①,张佺和几个歌手组建了“地包天”乐队,他们在永昌路上的“白天鹅”歌舞厅驻唱,拉开了兰州地下摇滚乐队的序幕。

把兰州比作西北的东北其实不全完恰当,东北的鹤岗、沈阳等城市还时时能上热搜,但兰州却愈发低调。可让人意外的是,存在感和经济增速双下滑的兰州,却成了一座精神富矿。

经过不断发展,兰州逐渐形成了国家工业基地和区域中心的双驱动模式。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兰州的未来或许不可限量,但历史没有如果。

北洋水师之父李鸿章自然认为海防更重要,湖南巡抚王文韶则坚持塞防。但最终还是左宗棠政治站位最高,极力坚持塞防和海防并重。并且不打嘴炮,自己亲任钦差,最终收复新疆。尽管这次争论对象并非兰州而是新疆,但兰州却是最大的受益者。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中国如今的疆域和版图基础,到清朝之后才大致稳定。历史上很多时候,西部地区政权是处于游离状态的。每当中央王朝衰微,长期被各方势力觊觎的兰州地区便成了砧板之鱼,开始在不断毁灭与重建、反复易手中颠沛流离。

与此同时,金城通往西域的道路被修通,保护交通的长城也修建完成,从金城到漠北的交通线也开始打通,兰州从单纯的黄河渡口变成联通各地的交通中心。两汉以来,天马东来,丝绸西去,驼铃悠扬,胡商结队,使节往来,军旅过往,僧侣苦行,都要小住金城,补充给养,渡河而行。

兰州位于甘肃省中部,两侧临山,黄河穿城而过。自兰州向东沿渭河谷地东行,可达关中平原和华北平原,以及长江中下游平原;向东北沿黄河而下,可抵宁夏平原、河套平原和蒙古高原;向南溯洮(táo)河而上,再沿白龙江而下,直通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向西可抵青海西藏,借河西走廊直通新疆、中亚。可谓“承东启西、座中四联”。

5月17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发布,这个西部大开发下一个十五年的纲领性文件被各方高度关注。从1999年开始,西部大开发实施已逾20年,过去的20多年里,兰州表现如何呢?

随着海港成为石油运输的首选,上海、南京、 茂名、天津等临港城市逐步取代大庆、吉林、兰州等内陆城市成为新的石化基地。再加上节能减排的要求,西北城市能耗巨大的资源型产业从优势变为包袱。同时,兰州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放缓,2017年时竟至负增长33.93%。

在中国,一座城市盛极而衰是再常见不过的一件事。但同样是风光不再,有些地方仍能成为热搜常客,如东北诸城。而有些,却没落得悄无声息,如金城兰州。兰州如今的存在感,大概只寄托于遍布全国的拉面馆和小众民谣里。

①:一说为1989年成立。

曾经风光无限的西北重镇,何以沦落至此?兰州的衰落,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据记载,汉王朝驱逐匈奴后,在黄河以西到令居一线,驻守屯田吏卒达五六万人。之后,金城县升级成金城郡,辖13县。汉昭帝始元六年(184年),金城郡人口增至14.9万。西汉元康年间,金城郡每年的粮食产量达五千万公斤。

1994年是中国摇滚乐的顶峰也是元年,这一年人才辈出,佳作不断, “残响”成为兰州摇滚的代名词。这之后,“霍乱”、“呆头鹅”、“树”、“点串”、“飞蛾”、“类人猿”等乐队横空出世。当地人能叫得出名字的兰州乐队,就达300多个。

数据来源:兰州统计年鉴 制图:搜狐城市

2017年,有网友爬取分析了42万字的民谣歌词,列出歌手最喜欢的城市。结果显示,北京遥遥领先,而第二名,就是兰州。2018年,民谣音乐人李志、老狼和张玮玮合唱的《金城兰州》大火。在此之前,低苦艾乐队的《兰州兰州》也颇受欢迎,兰州俨然成了一个民谣之城。

1999年,兰州GDP为275亿元人民币,西部排名第五,西北地区排名第二,仅次于西安。2019年,兰州GDP为2837亿元,西部排名第八。西北排名第三,被乌鲁木齐超过。从全国范围来看,兰州的经济排名从曾经的20多名跌倒如今的90名开外。

原“地包天”乐队成员马上又在节目现场

低苦艾乐队在《兰州兰州》中唱到: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兰州,梦的尽头是海的入口。作为全国唯一一座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兰州的梦里有金戈铁马,有商队驼铃,有石油机械……我们期待正处下行通道的兰州能早日止衰,在下一个十五年拿到一张快车票。

总之,当时在兰州修建的很多工程,不是“最大”就是“第一”,派头之足,令人惊叹。在计划经济时代,国家如此强力支持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鸦片战争之后,东、南方向,清廷饱尝海防失败之苦。西北方向,沙俄不断侵吞西北领土。主权问题本不该拿来讨论,但是穷家难当,两者难以兼顾时,“塞防”和“海防”之争成为清廷的重要议题。

从摇滚到民谣

另外,兰州皮革厂、美高皮鞋厂、兰州玻璃厂、佛慈制药厂等47家从上海等沿海城市迁入兰州的工厂成为骨干企业。60年代后期,国家投资又5000万元,在兰州修建了一座现代化的二级机场。

当然,如果倾尽全国之力,牺牲万千将士只为争一口气的话,那汉武帝的风评大概会和秦始皇差不多,好大喜功的暴君而已。兰州的收复和河西走廊的打通,其战略意义和现实获利远比看起来要大,足以让汉武帝名垂青史。

其实除了牛肉面,兰州还有过很多标签。共和国长子(兰州石化)、丝绸之路重镇、首都(长安)门户……但是这些都过去太久,外人不知道,兰州人也不好再提。

事实上,兰州的很多问题并非兰州独有,它是西部很多城市的典型代表。只是兰州的下滑速度之快、惯性之大实在令人扼腕。在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建设提出后,兰州对外经济和投资方面的确有所改观,但只能说,还需更加努力。

曾经坚持认为出了兰州牛肉面就不正宗的兰州人也开始出门开起了连锁店,很多本地店铺也不再恪守晚上不卖牛肉面的传统。

左宗棠的到来,不仅让中国重新回归领土完整,还让兰州恢复了西北地区的军政、交通和商贸中心。在平定西北之乱后,左宗棠引进了兰州制造局、兰州织呢局等一大批官僚主义近代工业,开创了兰州乃至甘肃近代工业史的先河。

[11] “音乐鬼才”马上又,兰州乐队的元老! |兰州晨报

展开全文

1954年,西北地区电力容量最大的高压输电线在兰州建成;1956年,全国最大水厂在兰州修建;1957年西北最大毛纺厂破土动工。

早在夏商周时期,兰州河谷的盆地地区为少数民族羌戎牧地。战国时期,匈奴兴起,开始南下东侵。之后,匈奴占领兰州,并不断骚扰秦国。公元前213年,腾出手的始皇帝令大将蒙恬率军把匈奴击退至黄河以北,兰州地区始纳入中原版图。

成为西来东去的重要站点后,兰州开始见证更多故事的开始。高僧玄奘、高昌王鞠文泰、宰相刘元鼎等人都由此渡过黄河,开启自己的传奇人生。

汉匈战争期间,双方曾就兰州地区的归属进行过激烈争夺,最终霍去病在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收复兰州。当天下甫定,兰州地区则成为汉朝统治西北地区的前站。只不过那个时候,兰州叫另外一个名字,金城。

兰州

[8]首条地铁开通,“失意之城”兰州的转机来了吗?|澎湃新闻

参考资料:

兰州崛起的民谣,和曾经的摇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不管是《读者》、《飞碟探索》还是摇滚、民谣,都在不同阶段给兰州人提供了熨帖心灵的精神食粮,而兰州牛肉面始终温暖着兰州人的口腹。

国家工业基地的优势削弱,那区域中心的地位呢?

兰州,完美的军事锁钥

来源:王登科-DK博客

[7]兰州历史的印记|兰州日报

[2]西部传统工业城市发展动力研究_以兰州为例|徐超平

诞生于兰州的知名UFO杂志《飞碟探索》于2019年休刊,而这本全国唯一的UFO杂志,正是一代中国人的心灵之汤之父《读者》创办,《读者》同样出自兰州。这就像一个整天在朋友圈晒岁月静好的人开了一个微博小号,可现在玩票也玩不下去了。

2018年的草莓音乐节上,民谣音乐人花粥登台,她说“很喜欢兰州这座城市,上一次来的时候,牛肉面还是四块五,现在已经七块了,不过还能接受。”她还说:“兰州的观众和别的城市不太一样,你们比较喜欢‘重金属’。”

除此之外,早在建国初期就有陇海、兰新、包兰、兰青四条铁路干线经过的交通枢纽兰州,在高铁时代也不太灵了。在国家“八纵八横”的交通规划中,兰州有京兰、兰(西)广、徐兰、兰新共四条高铁通道。但目前这些线路,还有相当一部分正在建设之中。

这样看来,不管天下大势是分久必合还是合久必分,战争和战备才是兰州的常态。这样的兰州让中央政府不胜其扰,以致于在某些时期,是否弃守兰州和西北成为朝廷摆在台面上讨论的严肃议题。

2014年,第一季《中国好歌曲》总决赛,原“地包天”乐队成员马上又闯进八强,“地包天”乐队再次被人注意到。怎么说呢,摇滚乐手参加综艺节目,这事怎么看都很不摇滚,摇滚乐队被时代招安了。

之后,兰州的命运发生了变化,乐手们有更多的脏话要骂,更多的情绪要表达。沉重、愤怒和对抗在这座城市燃烧,摇滚乐的创作条件在兰州达到最佳,物质条件却不足以支撑了。时代变了,摇滚也变了。

兰州鸟瞰图 地图来源:Google earth 地图编辑:搜狐城市

改革开放初期,站在十字路口的兰州虽然面临转型,但依旧家底儿厚实。在计划经济时期跟着父母移民来到兰州的70后正值自己的黄金时代,很多人毫不犹豫地扎进了摇滚的浪潮。

很明显,兰州的收复和西域的打通不仅是收复失地和扩展疆土那么简单。汉武帝“张中国之掖,断匈奴之臂”的豪气昭示着大汉王朝的大国念想正式实现。

很快,陆地文明向海洋文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大趋势加速到来,中国开启改革开放,经济重心转移至沿海。失去政策加持后,兰州迅速衰落,逐渐沦为了西北地区的东北。

从险被放弃到重回巅峰

但这次的辉煌能持续多久呢?

兰州的市内交通规划和建设滞后是全国出了名的,以至于堵车成为了一张经常被拿来自嘲的城市名片。

加上此地东西狭长,南北几乎没有纵深,可能再也没有其它军事锁钥比兰州更加完美了。所以不管是西北还是中原政权,如果兰州之地落入敌手,那相当于自家门户洞开,随时有被侵犯之虞。而当统一的中央王朝形成,和平就成为主流时,贸易就自然会被提上了日程。

曾经愤怒、呐喊、不妥协的兰州人逐渐养成了“这也可以”的习惯。与此同时,兰州的民谣崛起了。

在此之后,国民政府出于抗战的迫切需求,集中在兰州兴建了一批石油、煤炭、电力、化学机械、 建材等重工业企业,兰州再次成为国家重要工业基地,重回巅峰时刻。

兰州站

如果说首都代表一个国家的守成之志,那历史上兰州的归属和兴衰则透视着一个帝国进取之心的强弱。因为兰州自进入中原版图开始,不是在出击,就是在反击,要么就在出击和反击的路上。

当汉朝达到极盛,西域纳入中国版图后,(陆上)丝绸之路开始更加热闹,兰州迎来了历史上的首次大发展。


posted @ posted @ 20-05-29 10:29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滨州股票配资网www.36489139.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8-2028 中国e配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